2019年6月4日 星期二

油麻地渡船街殺子案(1981年)

占美是一名中英混血兒,自小在香港長大,廣東話十分流利,原在政府機構任職,其後由於涉嫌貪污,遭停薪留職調查,至今已有好幾個月。此事令到占美十分苦惱,不過,更令占美苦惱的,是他的妻子蘇珊娜要離開他。

一天,蘇珊娜從外返家,聽見房內有男女嬉笑聲,於是入房察看。豈料看見兩條肉蟲在床上打滾,男的是自己丈夫占美,女的是一個妖治女子。蘇珊娜的心傷透了,奪門而走,再也沒有回來。最初,占美還不覺得怎麼樣,但漸漸,他覺得要照顧兩歲大的兒子莊臣,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此外,蘇珊娜掌管了他的積蓄,如今一旦離開,聯名戶口中少了她的簽名,根本就無法提錢。占美真後悔當日為何要開這樣一個戶口,要兩個人簽名才能提存!另方面,廉署又經常召他前往問話,令他感到極大壓力。占美開始知道蘇珊娜對自己的重要性,開始四出打探她的下落。

蘇珊娜離家後,在外租一個單位居住,與占美一名下屬湯信過從甚密。占美愈想愈覺得湯信可疑,加上自己的枕邊人又與對方關係密切,令他更確信自己的推測。「定是他們要聯手對付我,好一對姦夫淫婦!」占美愈想愈氣,但以自己現時的處境,卻又無可奈何,一點辦法也沒有。此時,莊臣可能是肚子餓了,纏住占美嚷着要吃東西,占美已心煩意亂,一把將兒子推倒地上,痛得莊臣大哭起來。莊臣的哭聲,令到占美胡思亂想起來。「說不定這個孩子不是我的!」有了這個想法後,占美目露兇光。「我對付不了你們,但要對付這個娃娃,卻輕而易舉!」怒火把占美的理智蒙蔽,他一手捉住莊臣,用力把他拋出窗外,莊臣從二十八樓飛墮,觸地後成了一堆肉醬。警方聞訊到場,由於莊臣只有兩歲,應該沒有自殺的可能性,將案列為「有人從高處墮下死亡」案件處理。為探求死者從何處墮下,警方由大廈頂層開始向下作「高空巡邏」,逐戶調查。

當警員按響占美家中的門鈴時,占美打開大門,隔着鐵閘看見有警員站在外面,嚇了一跳,
連忙把大門關上。警員覺得事有可疑,不斷催促占美開門,又通知上峰增援。「我們是警察,屋內的人立刻開門,否則我們將採取破門行動!」占美這時才知道闖下大禍,但此時要逃走,已有困難,大門被警員堵着,唯一可以逃走的地方,就是窗口。占美心中盤算,由二十八樓攀到地下,是一件不可能的事,但如攀到下一層的單位內躲藏,或許可避過警方的搜捕。

結果占美逃走失敗,被警方拘捕。占美向警方自首時說:「警員來調查時,我以為是蘇珊娜向警方誣告我,情急之下逃走。」占美的謊言,很快就被拆穿了,因為在事發時,蘇珊娜及湯信都不在現場。警方稍後把占美落案,控以謀殺莊臣罪名。占美在羈留期間行為異常,警方翻查他的病歷,知道他患有精神病。1982年8月10日,該案在高院審結,陪審團裁定被告謀殺罪名不成立。但誤殺及非法禁錮罪名成立,由於精神病專家指被告患有精神分裂症,案發時正值病發,法官判被告入精神病院接受無限期治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