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3日 星期一

觀塘康利道金豪閣綁架案(1979年)

王昌耀 (41),跟妻子張氏 (30餘歲),及四名子女,一家六口居住在觀塘康利道25號,金豪閣二十樓A座,王先生是一位小老闆,與友人唐某在觀塘鴻圖道合資開設「南陽製衣廠」,後者也是王氏夫婦四名兒女的契爺。

1979325日,星期天,一家人吃過早餐後已是上午九時過後,王生和太太帶兒子家倫和女兒思琪的小手到同一座大廈的七樓C座契爺的家玩耍。當升降機到達七樓的時候,兩個小伙子衝了出去,還在升降機內的爸媽高聲吩咐兩人11時前必定返家。

下午12時過後,王先生夫婦回到家中,發現家倫與思琪並不在家,連忙詢問長子及女兒,兩人都答不出來,夫婦便立即去到契爺唐某家中了解情形唐某大為緊張:「他們11時前已經離開了!」並安撫兩人:「會否家倫帶了妹妹出外玩未返?」王太搖着頭:「契爺你不是不清楚家倫的品性乖巧又怕事的孩子,他絕不會有這個舉動!」唐某聽後亦覺有理建議説:「不我跟你丈夫出外尋找一下?而你就留在家裏等待消息説不定兄妹倆不久便自行回家呢!」王太認為這也是一個辦法。幾小時後,王先生與唐某帶着疲乏的身軀回來他們沿着住宅附近一帶的康利道、康寧道以至觀塘區所有的兒童遊樂場及公園等搜索同時留意交通情況看有沒有小童在街頭被車輛撞倒等事故發生但甚麼都沒有發現

晚上7時電話突然響起王先生拿起了聽筒「王先生嗎?不必找了你的兩名心肝寶貝在我這裏」一名陌生男子淡淡的説這名操廣州話口音的陌生男子繼續説:「我不喜説廢話,請準備二十萬贖金,交錢的時間及地點,下一個電話會通知你。」這時,王先生故作鎮定:「哎呀!我只是一個經營小本生意的商人霎時間怎能有這麼多現款!若是三數萬的數目,隨時都可拿出不如你們就通融一下好嗎?」陌生男子以體貼的口吻:「我也知道你的困難現在不就是給你一天的時間,方便籌措嘛!一條命十萬,難道你説他們不值這個數目嗎?」「慢着!你説我的兒女在你手上那就不妨給我聽聽他們的説話聲!」王先生頓起疑心「聽聲音倒不太方便,但我可説出他們的特徵例如現時是穿着甚麼衫褲鞋襪又或者出生日期和就讀學校等」陌生男人從容地説結果全部講得一清二楚,絕不含糊

掛線後,王先生夫婦決定不報警求助覺得如果金錢可以化解危機也就應大事化小,不予追究再者,假如警方插手綁匪知悉後必然會加害兩名小孩有這種想法,其實是無可厚非但綁匪的手段如何,也是未知之數

翌日326日,王氏夫婦籌措的贖金仍不足夠,只有八萬三千元正當懊惱之際陌生男子一連撥了好幾個電話給王宅通知交付贖金的時間與地點等等對於只籌得八萬三千元這個數目,竟欣然接受晚上8時正,王先生獨自來到灣仔修頓球場在橫街上找了屬於聯合公司的10號貨櫃車然後將贖款拋入車斗內王先生是依照綁匪的吩咐做,事後即匆匆回家與妻子一同等待有關釋放兩名孩子的消息可是通宵達旦,只是苦等,沒有下文

延至327日下午,終有來電「王先生,我們還未收到贖金啊!」一名陌生男子在電話中説,此人是講純本地話聲線跟之前操廣州口音那個男子明顯截然不同王先生聽到後,緊張又憤怒地説:「明明照你們的吩咐將贖金送去了,既然收了就不能言而無信,江湖道義何在?!」對方未有回應,並掛了線。30分鐘後,那個有男子又再來電:「王先生,贖金確實已收到了是我搞錯的,不好意思啦。」王先生:「那我何時才可以領回兩個孩子?」陌生男子:「這個嘛,恐怕有點阻滯你所給的金錢數目太少,而我們『手足』眾多分贓不均,現在你要多付十萬元否則貴令郎和令媛會死得很慘!」事情陷入窘境之地,王先生一邊將情緒克制着一邊則儘量以真誠態度跟這名男子展開談判結果,對方又願意只收三萬元

328日傍晚,王先生根據那名男子的指示單人匹馬的走到銅鑼灣怡和街在一條後巷中找到一個垃圾箱後將盛載金錢的信封投入箱中,便匆匆離去王先生相信匪徒今趟不會再食言還祈望兩個孩子可早日平安歸來然而,這也許是他一廂情願的想法王氏夫婦一直在家中緊守着電話旁心情被煎熬得死去活來,惟再沒有來電凌晨三時過後,王先生等得不耐煩了毅然再跑到怡和街,竟發覺箱中的贖金仍在顯然匪徒沒有到場拿取往後日子,綁匪再沒有聯絡王氏夫婦如斯景況,夫婦倆已沒有任何良策也沒任何有預算,後經朋友再三勸喻下才決定報警求助

330日警方罕有地在亞皆老街九龍警署總部召開記者招待會(綁架案通常在未尋獲肉參時不希望被廣播媒介宣揚) 講述案情經過基本上與王氏夫婦跟記者所説的相若警方推測綁匪可能跟小童或其家人認識換句話說,兄妹倆未必受到暴力或強行擄走那他們在甚麼地方被擄走?這個謎圑很難拆解

可能性 ():兄妹倆每個星期天慣常活動就是早餐之後到七樓契爺唐某住所玩耍11時前返家,案發當日也是做着同樣的事情推斷綁匪埋伏於七樓梯間,當二人離開唐宅後趁等待升降機時,一舉將兩人制服或施以利誘再帶到樓下停車場,推入車內送走若這點成立,綁匪真是有天大的本領要知道,王家所住的金豪閣每座均有保安人員24小時把守大廈外圍亦設有保安室 (當年還未採用CCTV)綁匪竟然可以在大廈內外自由出入更可以率着兩名小住客離去同時能夠擺脫保安人員的視線範圍,可謂離奇案發日,所有當值保安人員均未發現任何異樣

可能性 ():兄妹倆在離開契爺唐某住宅之後根本沒有回家,而是跑到街上嬉戲玩樂之後被綁匪盯上擄走若這點成立,要相當「巧合」的情形下才發生王氏夫婦表示哥哥家倫一向聽話懂規矩沒有父母批准下,絕不會貿然帶妹妹逛在街上而這種事情之前也從未發生過然而世事總無絕對,假如哥哥在那天突發奇想在沒有知會父母的情況下,拖了妹妹在街上逛這是第一個「巧合」剛就在這個時候,綁匪正準備就緒綁架兩兄妹忽見他們步出大廈,順手拈來將之擄走可説是得來全不費功夫

但這種「恰巧遇着剛剛」的即興式綁架對於以部署嚴密及計算精準見稱的綁匪來説實屬罕見但案發當日,大廈外圍保安室的人員未曾看見兄妹倆步出大廈外這個謎思暫且未能破解

那匪徒又會是甚麼人呢是跟王家熟稔的人,肯定就錯不了親戚、朋友、公司夥計等都會被警方仔細查問惟有一人,他是王先生的老朋友兼公司合資人住在王宅咫尺的契爺唐某,會有嫌疑的可能嗎?據警方發布的消息或其他報導,都未有觸及

本案交由九龍刑事偵緝總部重案組負責調查並設有廿四小時熱線電話,以便報料者聯絡偵騎四出,同時廣布「線眼」及懸紅五萬元可是一星期後,調查工作仍毫無寸進警方在46日將懸紅提高至十萬元並懷疑兄妹倆已被人攜返大陸 (即人口販賣) 並審視王氏夫婦的所有親朋戚友若案發前後有離境記錄者,一律帶署協助調查

59日,香港一名總督察赴澳門要求當地警方協助調查此案,未有所獲527日,王氏夫婦接受記者訪問時説警方接手調查初期,每天有六、七個不同的人來電自稱是綁匪,相約王先生到酒樓會面但當他到達時,「綁匪」卻沒有露面警方事後查得電話多由新界粉嶺及上水撥出因此懷疑藏「票」地點可能在該兩區派員到上述地點搜查,但沒有結果相信是好事之徒的惡作劇

716日,警方相信「肉票」未死並知會國際刑警協助偵查但負責該的専案小組表示未有任何新線索自此此案便沒有下文,謎團未破,而王氏兄妹依然音訊杳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