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4日 星期二

佐敦百樂大廈雙屍案(1978年)

鄭允,46歲,是一間小公寓的老闆,他每日接觸不少風騷入骨的歡場女人,自不然想入非非。
鄭允為了他的妻子不會起疑心,於是每次和女伴都是到自己老朋友九叔所開的公寓去尋歡作樂。九叔深知鄭允喜好,每次介紹的女人,都能令鄭允滿意。在眾多女人中,最令鄭允着迷的,是簡秀雯。

簡秀雯與鄭允熟絡後,開始查問他的背景資料。鄭允沒有對簡秀雯隱瞞,直認有老婆,並有四個孩子。後來,鄭允和簡秀雯在油麻地彌敦道百樂大廈十八樓租了一個單位,雖未能雙宿雙棲,但兩人都以夫婦相稱。

一天,簡秀雯對鄭允說已懷了他的骨肉,要求鄭允的妻子承認我的妾侍地位。於是,鄭允帶簡秀雯回沙田寓所與妻子談判,但雙方不歡而散。

一九七八年四月三日,公寓老闆娘因長子患上腹膜炎,要入院做手術,所致電公寓通知老闆鄭允。但公寓的職工說鄭允昨夜離開公寓後,就沒有再出現。於是老闆娘吩咐職工阿球及楊仔到百樂大廈「金屋」查看。凌晨二時多,職工阿球及楊仔到達百樂大廈那間「金屋」,按了足足二十分鐘門鈴,但總不見有人出來應門。於是兩人致電給老闆娘說明情況。老闆娘聽了之後,決定報警。

警員到場後,亦認為事有可疑,向上峰請示後,召來消防員,撬門入內。入屋之後,搜查過客廳及睡房後,未有特別發現。「浴室門是鎖上的。」一名警員嘗試推開浴室門無法成功後說。消防員伏在地上,發現門縫被人用布塞着,於是用工具將布推開,再撬毀門鎖鎖,成功打開了浴室門。

浴室內的情景,把各人嚇了一跳,因為有一男一女,全身赤裸,倒斃在浴室之中。女的斜斜坐在抽水馬桶上,男的則仰臥地上,頭向門口;最令各人感到驚訝的,是女死者的右腳與男死者的左腳,有一條繩綁着。警員立刻封鎖現場,並通知重案組及法醫官到場。

法醫官檢驗兩具屍體後,發現男死者七孔流血,有明顯中毒徵象,女死者的皮膚呈粉紅色,可能是氣體中毒。兩具屍體稍後舁送殮房作進一步檢驗,證實男死者是吞服英特靈(ENDRIN,一種烈性殺蟲藥,一毫克足以致命)。在女死者口腔內,亦有微量英特靈,但不足致死,女死者是中石油氣毒致死的,兩人死去大約廿四小時。

重案組探員在調查後發現,浴室內有一個空的石油氣罐,但它的出氣口被人用硬物弄開,換言之,這罐石油氣,可能是殺人兇器。浴室的一扇窗雖然掩上,但並沒有上鎖,亦沒有窗花,可供人出入。按浴室的情況看來,這宗雙屍案可能是自殺案(兩人殉情),可能是自殺及兇殺案(其中一人殺人後自殺),可能是雙重兇殺案(兩人被第三者殺死)。浴室門的門縫被人用布塞着,可見是有預謀行為,況且浴室又不符「密室」條件,因為兇手可從那扇窗逃走,雖然那個單位在十八樓,但亦不能排除這個可能性。

探員經調查後,知道簡秀雯的丈夫道友成曾向女死者勒索分手費。探員於是追查道友成下落,知道他在案發前一日,因藏有毒品而被警方拘留,還押監房看管,換言之,殺人的不是他。經廣泛調查後,探員相信這宗案件並無第三者牽涉在內的成分。探員推測:女死者由於要求做「妾侍」,而假裝有身孕要求「入宮」,但被拒絕。 她知道騙說懷孕一事,遲早被男死者拆穿,到時可能會被他拋棄;加上她的丈夫道友成來勒索分手費,令她進入一個死胡同。

在案發當晚,女死者與男死者在浴室鴛鴦戲水,暗中將烈性農藥英特靈含在口中,乘與男死者接吻時,將農藥送入對方口中,並勸對方吞下。男死者吞下農藥後毒發身亡,女死者用浴巾將浴室的門縫塞着,及將窗戶掩上,然後弄開在浴室內一罐石油氣的出氣口,讓石油氣逸出。之後,女死者坐在馬桶上,把男死者扶起,面對面的將男死者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再用繩索綁着自己的右腳及對方的左腳,以示兩人死也不分離。當女死者中毒死去,男死者失去支持,於是便倒在地上。這種離奇殺人及自殺方式,曾一度令探員懷疑是道友成所為,「幸而」他因藏毒被捕,否則縱使清白,也會被視為疑犯拘捕調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