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3日 星期一

藍田姦魔(1976年)

1976年8月7日,天氣特別悶熱,吳先生一家人在家吃過晚飯後,一同去附近的公園乘涼。9時30分過後,吳先生稍有睡意,於是和二女兒吳惠娟先行回家。吳家居住在24座八樓731室,當年的公共屋邨不是每一層都有升降機設置,他們要乘升降機到十五樓,再步行至八樓家中。途中吳先生突然發現鎖匙遺留在太太那裡,於是吩咐二女兒阿娟去媽媽那裏取回鎖匙。10時過後,吳先生在自宅門外等了半小時,仍未見阿娟回來,顯得極不耐煩,於是跑到街上詢問妻子。吳先生和妻子説明情況後,在附近搜索,沒有結果。

翌日,8月8日上午11時50分吳先生夫婦向觀塘警署報案求助,警方列作少女失蹤案件處理,並派員在區內四周搜索及偵查。下午2時30分,街上有消息傳來,説22座對開的垃圾場內,發現一具女童屍體。吳氏夫婦趕到現場,一看之下,不幸女屍正是愛女阿娟。阿娟的屍體是在一個大垃圾桶內發現,地點是靠近22座附的一個垃圾場,跟所有樓宇一樣,這邨每座每層均設有垃圾房,居民棄置垃圾後,由清潔工人處理妥當,沿着垃圾槽內扔下,此槽直通地下的大垃圾桶,所有垃圾廢物瞬間便可納入桶內,每天清晨8時左右,垃圾車便前來收取,之後載往堆填區或火化場處理。

話説這天2時10分左右,清潔女工黃玉瓊 (瓊姐),正準備將第二個垃圾桶推至垃圾車的位置時,發覺異常沈重,好奇下將垃圾桶的蓋子揭開,並用手翻開垃圾,卻發現一束頭髮,起初以為是洋娃娃玩具之類,掘深一層再看,竟是一具女童屍體,瓊姐驚呼狂叫,引起附近幾名清潔工人注意,大家催前觀看,方知大事不妙,立即報警處理。警方推斷兇徒殺死女童後,沿垃圾槽將其扔下,死者跌進垃圾桶內,屍身極為骯髒,令人心酸。那究竟從哪一座大廈扔下?又是在哪一層呢?垃圾場主要收集的,是22與24座的住户垃圾,換句話説,由這兩座扔下的可能性最大。而死者所住的24座,是跟22和24座相通,這是當年公共屋邨的設計。這點,讓警方在調查方面感到頗為棘手。

下午3時許,政府法醫官到場,初步檢驗女童屍體,死者高3尺6寸,全身僵硬,赤足,上身所穿恤衫被捲起至頭部,下身赤裸,其所穿的內褲外褲均失去,陰部滲出血跡,頸部有瘀黑傷痕,背部有兩處輕微刀傷,相信是被行兇者挾持時用刀所造成。死者曾遭強姦,致命原因是被扼斃,死亡時間大約在8月7日晚上10時至翌晨2時(但官方之後調整了死亡時間為晚上9時30至10時30)。

下午5時30分,警方派出150名藍帽子到場,查問了22至24座的每一住户,並搜索24座的每一個垃圾房,未有所獲。6時許,在22座八樓一處垃圾房卻有發現,撿獲一條女童紅色底褲、一條橙黃色外褲,一對膠拖鞋,所以初步認為死者在此處被害,但亦不排除兇徒在別的地方犯案,事後將死者遺物棄在這裏,警員於晚上9時15分結束搜索行動。案件被揭發後,有一名青年向警方提供消息,謂在8月8日凌晨2時許,當他歸家之際,經過24座五至六樓梯間時,垃圾房曾傳出女孩子的嘩叫及哭泣聲,警方相信這正是死者遭害的時間,這名青年之後被警員帶署問話。

警方將案列為兇殺及強姦案處理,並懸紅一萬元緝兇,呼籲目擊者速與警方聯絡。可是經過一輪調查,警方尚沒法確定案發地點,而稍前在22座八樓的垃圾房撿獲之物即兩條女童內外褲及一對塑膠拖鞋等,事後證明不屬於死者所有。警方曾將一具符合死者身型及體重的女童模型,分別在22座樓宇各層,尤其在14至16樓之間從垃圾槽滑下,看看跌在什麼位置,以推斷兇徒在哪一層棄屍,但這個造法純屬「測試」,根本沒有效果,警方表示,有信心在短期人捉拿兇徒歸案,惟實際情況跟預期頗有落差。

8月9日上午10時,九龍區警察刑事偵緝組及兇殺組人員,另150多名藍帽子警員,由2輛吉普車、7輛大車駛至藍田邨現場,隨即分為三隊,每隊再分三個小組由幫辦及警員率領,每人手持死者生前資料與照片,向區內二千五百户居民逐家叩門訪問,搜集更多資料和線索,務求獲得有關兇手的特徵或行事活動等。透過訪問調查所得,揭發邨內治安烏烟瘴氣,風化及打劫案時有發生,強姦案也有不少,當中受害者大都啞忍吞聲,敢怒不敢言,未有舉報,但其中一項重要發現,是由部份不願透露身份的受害人及目擊者提供,雖然他們不能確切描述色魔的某些特徵,卻可説出色魔的年齡,介乎20至30歲之間,究竟色魔是一個人,還是不同人,未有定論。調查人員將資料記錄在案,移交偵緝部處理。

另外,被非禮的受害者,大多數都是8、9歲,推測色魔同時有戀童癖傾向,而犯案地點都是在垃圾房及升降機內,尤其大廈垃圾房,可説是少女被非禮的「黑房」,這裏的門鎖常常被人惡意撬開,「老同」自出自入,成為他們吸食毒品的溫床,大廈的清潔女工曾多次向屋邨管理處投訴,但從未見改善。令人震驚的是,藍田邨在1974年7月1日,住在20座年僅歲半的何家健,在自宅門外走廊玩耍的時候,突然人間蒸發,失蹤7日後,屍體被發現在同邨22座十四樓的空置單位內,頭部倒插廁坑,身體滿佈傷痕,下體被滾水灼傷,死狀悽慘,懷疑被變態狂魔虐殺至死,兇手迄今未被擒獲,成為懸案。

屢破奇案的「光頭神探」貝亞接手調查此宗姦殺案,親自前往案發現場,找尋線索,他們相信,擒兇是指日可待。而警方亦安排死者吳惠娟之妹,穿著其姊生前服飾,由警方人員陪同下在邨內一帶徘徊,希望目睹居民能憶及是日案發的情形等事。8月9日晚,警方在邨內押走3名「飛型」青年,涉嫌與案有關,翌日三人卻隨即釋放了。其實,警方連日接獲若干信件,就該宗姦殺案提供很多頗有價值的消息,因此,正展開另一項行動。

8月15日上午8時45分,死者吳惠娟的靈柩運返藍田邨,並在伏屍的地點進行路祭。在路祭期間,便衣探員一早在附近埋伏監視,發覺一名男子行動鬼祟,神情閃縮,他走到祭台前上香,因為形跡可疑,引來探員從中跟蹤,之後展開行動將他拘捕。這個男子年約40歲,單身漢,家住在24座,即跟死者同一座大廈,記錄一查,原來他曾干犯非禮案,並留有案底,立即將他帶回警署扣查,嚴加盤問。翌日,這男子又被釋放了,原因是有多人作證,案發當天他不在現場,與案無關。

可是經過多天偵查,案情始終未見突破,由8月18日開始,警方進行第二次問卷調查,將調查矛頭指向邨內四十多名曾患痲瘋的病者,原因是這些人不易接近異性。另一邊廂,聘請了四位年輕貌美的少女,年齡由19至23歲,打扮成工廠女工模樣,由警探掩護,日以繼夜在藍田邨一帶穿梭來往,藉此引誘冷血色魔上釣,但始終聲沉影寂。

9月3日的深夜,秀茂坪邨第30座一名4歲姓潘女童被人抱走,直至清晨才發現身處垃圾房內 (幸好有沒被殺),曾遭強姦。警方展開偵查後,迅速在該區拘捕了兩名青年,由於作案行徑跟藍田邨姦殺案幾近相同,一度推斷是這兩人所為,但之後證實沒有關連。自此,此案至今懸而未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