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5日 星期二

美孚新邨上海食店冰毒果汁案(1997年)

九 七 年 十 一 月 十 五 日 , 雪 櫃 維 修 工 人 文 鏡 清到 美 孚 新  一 間 上 海  店 維 修 雪 櫃 , 與 姓 顧 的 老 闆 娘 閒 談 期 間 , 提 及 該 店 宿 舍 洗 衣 機 亦 有 故 障 , 阿 清 爽 快 地 答 應 幫 助 維 修 ; 下 午 四 時 , 剛 好 是 豆 漿 師 傅 阿 航 的 「 落 場 」 時 間 , 遂 由 他 帶 阿 清 往  店 樓 上 的 員 工 宿 舍 。

維 修 期 間 ,豆 漿 師 傅見 阿 清 汗 流 浹 背 , 隨 手 在 雪 櫃 取 出 一 樽 一 點 五 公 升 蘋 果 汁 , 用 紙 杯 斟 了 一 杯 給 他 解 渴 。 阿 清 喝 下 第 一 口 蘋 果 汁 時 已 表 示 味 道 「 怪 怪 地 」 , 阿 航 向 樽 口 嗅 一 嗅 , 然 後 喝 下 一 口 , 「 冇 咩 呀 , 我 不 嬲 飲 開 都 無 事  喎 。 」 但 廿 分 鐘 後 , 阿 清 面 色 變 青 , 辛 苦 得 在 地 上 「 典 來 典 去 」 , 阿 航 才 開 始 懷 疑 蘋 果 汁 有 問 題 。

 阿 清 喝 下 蘋 果 汁 後 便 全 身 發 熱 , 並 感 到 頭 暈 。 「 阿 清 , 你 好 唔 掂 喎 , 不 如 去 睇 急 症 啦 ! 」 阿 航 說 。 阿 清 用 紙 巾 掩 面 , 急 步 離 開 , 乘 的 士 往 瑪 嘉 烈 醫 院 急 症 室 求 醫 , 醫 護 起 初 以 為 他 食 物 中 毒 , 在 內 科 病 房 等 候 期 間 阿 清 喝 下 大 量 清 水 , 但 突 然 阿 清 開 始 情 緒 失 控 , 口 齒 不 清 , 手 腳 更 不 由 自 主 地 抖 動 , 情 況 急 轉 直 下 , 經 一 小 時 搶 救 後 證 實 不 治 。

阿 清 的 妻 子 趕 到 醫 院 時 , 已 來 不 及 見 丈 夫 最 後 一 面 。 當 時 她 揹只有一 歲 的 小 女 兒 , 面 前 的 丈 夫 耳 朵 呈 黝 黑 , 嘴 唇 、 口 角 和 鼻 孔 均 有 血 絲 , 她 撲 向 丈 夫 的 遺 體 , 「 阿 清 背 脊 仍 然 流 汗 , 你 未 死 呀 , 唔 好 再 玩 喇 !快 起 身 返 屋 企 啦 。 」 但 任 她 如 何 大 哭 大 叫 , 都 未 能 喚 醒 已 去 世 的 丈 夫 。 警 方 認 為 阿 清 的 死 因 有 可 疑 , 初 步 驗 屍 結 果 指 阿 清 中 毒 身 亡 , 估 計 毒 藥 是 砒 霜 或 山 埃 。

當 晚 十 時 , 曾 經 喝 過 蘋 果 汁 的 阿 航 亦 到 醫 院 求 醫 , 卻 因 懷 疑 與 事 件 有 關 而 被 警 方 拘 捕 。 阿 航 被 捕 後 一 度 情 緒 不 穩 , 「 我 都 有 飲 蘋 果 汁 , 夠 差 被 毒 死 , 如 果 我 要 殺 佢 , 我 點 會 去 醫 院 ? 仲 有 , 我 又 唔 識 佢 , 點 解 要 殺 佢 ? 」 阿 航 其 後 被 揭 發 曾 於 美 國 涉 及 毒 品 案 被 判 入 獄 , 服 刑 完 畢 被 遞 解 返 港 , 回 港 後 阿 航 向 相 識 多 年 好 友  店 老 闆 阿 恭 求 職 , 被 安 排 於 店 內 任 職 磨 豆 漿 工 作 。 警 方 在 阿 航 寓 所 及 工 作 地 點 搜 查 , 但 卻 沒 有 發 現 任 何 毒 藥 。

不 過 , 警 方 在 調 查 期 間 卻 揭 發 , 阿 恭 與 同 居 女 友 (  店 姓 顧 老 闆 娘 ) , 近 日 出 現 感 情 問 題 , 令 案 件 峰 迴 路 轉 。 有 傳 言 指 阿 航 與 老 闆 娘 關 係 不 尋 常 , 阿 恭 曾 向 友 人 訴 苦 : 「 阿 航 成 日 住在宿 舍 , 我 女 友 『 落 場 』 後 又 成 日 上 去 休 息 , 惹 埋  人 閒 言 閒 語 。 」 他 言 談 間 透 露 , 與 沙 煲 兄 弟 阿 航 已 經 反 目 , 致 一 度 出 現 有 人 要 毒 害 「 勾 義 嫂 」 不 肖 兄 弟 , 卻 誤 殺 阿 清 的 傳 聞 因 此 不 脛 而 走 。 警 方 亦 一 度 懷 疑 案 件 與 阿 恭 有 關 , 要 求 他 協 助 調 查 。

但 驗 屍 報 告 卻 證 實 阿 清 中 「 冰 」 毒 致 命 , 警 方 再 於 涉 案 各 人 寓 所 及  店 作 地 氈 式 搜 索 , 同 樣 無 功 而 還 , 加 上 案 中 兩 名 疑 犯 都 並 沒 有 吸 食 毒 品 的 習 慣 , 令 案 件 陷 於 膠  狀 態 。

一 年 後 , 調 查 仍 毫 無 進 展 , 警 方 請 示 律 政 署 指 引 , 終 決 定 不 起 訴 任 何 人 , 案 件 成 為 懸 案 , 真 相 永 遠 成 謎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