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4日 星期一

哥羅芳迷姦致死案(1993年)

1993年7月24日,兇手黃艷萍及韓亮方將染有哥羅芳的毛巾迷暈女死者陸綺玲,後進行性侵犯,女死者吸入哥羅芳後產生不良反應死亡。

為何兇手要用哥羅芳毒死死者呢?首先要說兩位兇手的關係。

黃艷萍案發兩年前離婚,有一個三歲大的兒子,為了生活,我到地產公司當營業員。有一天,韓亮方說帶我去看樓,他在屋內用藥迷暈我,將我姦污,並且拍下錄影帶,說如果我報警,就會將錄影帶交給電台播出,待我一世也見不得人。他又將錄影帶播放給我看,錄影帶的內容真的不堪入目,在這個情況下,我自然不敢報警,只有辭工。

去年年初,我的經濟出現困難,需要五萬元周轉,我致電韓亮方,問他是否可以幫我忙,他立即答應,並約我在一個住宅單位見面。他要我和他做一些變態性行為才肯借錢給我,我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就和他做了,而他就用錄影帶將整個過程錄下來。完事之後,他問我如何還錢,我說我會想辦法還給他。在這時,韓亮方叫我到他的地產公司任職,每月從薪金中扣錢,直至將錢扣完為止。於是,我重返日天工作,而他亦不時向我提出性要求,並說若我願意和他相她,每次可得五千元酬勞。我為了快些還完欠他的債,就答應他的要求,漸漸地,他把我當作他的情婦,並且升我為地產公司的經理。由於這個關係,我奎清還那筆欠債後,仍然在韓亮方那裡工作,而我對他的性變態要求亦已習以為常。

一年前,當韓亮方和一名空中小姐同居時,我曾經質問他,但他表示那個空中小姐只是替他生兒子的工具,又問我這樣著緊,是否已經愛上了他。我當時的心情十分矛盾,因為當他迷姦我的時候,我的確十分恨他,但為何如今似乎愛上了他,韓亮方叫我找一些女人給他,不知為甚麼,我竟然真的幫他找女人。

憑自己職業上的方便,我和不少女顧客都相熟,並且經常和她們打麻雀,了解她們的性格,我從中找了一些怕事的,騙她們去看,迷暈了她們之後,就由韓亮方淫虐她們。看見那些女人被淫虐,我竟然有快感,最初我很害怕,但到後來,我竟像上了癮一樣,並經常和韓亮方看那些錄影帶。那些上了當女人,每個都像我一樣,不敢將事情說出來。

今年暑假,阿玲(陸綺玲,案中女死者)來地產公司任職暑期工,韓亮方見到她就像著了迷一樣,阿玲在去年暑假已經在日天任職暑期工,韓亮方多次想打她的主意,可惜苦無機會。
今年,他主動打電話叫阿玲來當暑期工,,暗中叫我幫他得到阿玲,並答應事成之後給我一萬元。阿玲是一個好女孩,原本我也不想害她的,可是韓亮方不斷催促我,並且安排了一個陷阱讓阿玲上當。

韓亮方先在沙田帝都酒店租了兩間相連的房間,這兩間房有一扇門可以相通,到我在其中一間房將阿玲灌醉,韓亮方就開了那扇門進來行事,如此就「神不知鬼不覺」。我們在一九九三年七月二十四日下手,那日星期六,我欺騙阿玲說當日是我的生日,在酒店開了一個房間和朋友慶祝,叫她一起參加。

由於我平日對阿玲十分好,她怎樣也想不到我會和韓亮方設計來害她,她很快就答應了。
尚日中午放工之後涐和阿玲到酒店,韓亮方一早就在隔壁房間等待。

阿玲見房內只有我和她兩人時,就問我其他人何時才來,我騙她過一天才是我的正式生日。我的朋友會在十一時許才來,在十二時正和我慶祝。為方便韓亮方下手,我要求阿玲陪我喝酒,最初她不肯,但我說這是壽星酒,不喝不行。阿玲喝了這杯酒後就已經醉倒了,於是我打內線電話叫韓亮方過來,他在房內架好攝影器材,脫去阿玲的衣服坨備拍時,阿玲突然醒了過來。

韓亮方早料到有此情況,已帶備染有哥羅芳的毛巾將阿玲迷暈。不過,由於阿玲較預期更早清醒,韓亮方恐怕她在他完事前醒來,於是怹再駕車出外多買一樽哥羅芳備用。韓亮方的估計沒有錯,阿玲在下午五時左右再次醒來,韓亮方再用哥羅芳將阿玲迷暈。

到晚上六時許,韓亮方完事後收拾東西返回隔壁的房間,我問他為何只在阿玲身上射精而沒有和阿玲性交時,他說和一個沒有知覺的人做哪會有趣味,並說既有錄影帶在手,哪怕阿玲不就範。韓亮方又叫我替阿玲穿好衣服,要令阿玲不察覺剛才有事發生。

我為阿玲穿好衣服,用濕毛巾替她抹寺,發現她已經沒有呼吸,我於是立刻通知韓亮方,他替阿玲做人工呼吸和心外壓後玲有輕微呼吸,但仍不省人事。我勸韓亮方送阿玲到醫院,但他說如果這樣做,警方一定會查問他,到時就會有麻煩。我表示若不送阿玲到醫院去,她可能會失去性命。我提議我們立刻離開,讓酒店的人發現阿玲並將她送往醫院。

韓亮方說,酒店的房間是用他的名字租的,警方一定會追查到他的身上去。他想了一會後,叫我和他編一個故事,說阿玲近日心情不佳,暗中取了地產公司用來抹招牌的哥羅芳在酒店內聞,因此而出事。韓亮方又說道,如果我將這事獨力承擔,他會給我五十萬。我在無可選擇的情況下答應了他,並由我通知酒店職員有人在房門內暈倒,叫他們報警。整件事的經過就是這樣了,我真是無辜的,一怍都是韓亮方做的。

陸綺玲由救護車送到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尚急症室生替她檢查時,發現她的面部有被藥物灼傷的痕跡,不像自然暈倒,於是通知警方調查。

駐院警員接到報告通知上級,探員在急症室找到韓亮方及黃艷萍。兩人在事發後駕私家車到醫院,他們知道,如果他們不到醫院,警方一定會懷疑他們。韓亮方在急症室更致電給阿玲的親人,說出早已編好的故事,給他們一個先入為主的觀念——以為阿玲是意外出事。

警方在酒店房間檢到一條沾有哥羅芳的毛巾、一樽香水、兩樽威士忌,其中一樽已喝了一半、兩個用來盛戴哥羅芳的膠樽,全部帶返警署調查。韓亮方接受警方調查時說,黃艷萍是他的情婦,在事發前,他在酒店租了兩間房為阿萍(黃艷萍)慶祝生日,而阿萍就邀阿玲參加。由於時間尚早,人客未抵達,而他亦到疲倦,便在其中一個房間睡覺;阿萍和阿玲則在另一個房間談天。

後來,阿萍進入他的房間,兩人發生了性行為,隨後阿萍返回另一個房間。到時上七時許,阿萍推醒他,並說阿玲聞哥羅芳出了事,他們就通知酒店報警。至於事發時的情形,他就不清楚了。

黃艷萍對探員說,阿玲到達酒店間時表現得不開心,她問阿玲有甚麼心事時,阿玲稱現在大專學費非常貴,令她難負擔,又說暑期工所賺的錢未竹夠支持求學費用,她當時十分苦惱。
「阿玲同我講,乍企人管得佢好嚴,如果唔係有熟人介紹,都唔畀佢地產公司做。」黃艷萍說:「阿玲又話,佢屋企人本來今年唔畀佢做暑期工,不過因係韓生(韓亮力)打電話畀佢爸爸,佢先至可以做。」

黃艷萍指出,除了經濟及家庭問題,阿玲亦她最近和她的男友冷戰,感到不開心。「阿玲話佢好悶,想飲酒,於是我就畀酒佢飲,佢飲一杯威士忌之後已經有醉意。」黃艷萍說:「係呢個時候,阿玲見到我買了抹招牌一樽哥羅芳,就問我有冇聞過哥羅芳,我話未試過,又話哥羅芳陣味咁難聞,有乜好聞。」黃艷萍說阿玲告訴她只要混些香水在哥羅芳內,就會好聞了,阿玲並且將香水及哥羅芳倒在一條毛巾上,之後她躺在床上,用那條沾有哥羅芳的毛巾蓋面。「阿玲話咁樣會好high,佢重問我試唔試,我就話咪搞我。」

黃艷萍說:「之後,我坐在梳化睇電視,唔覺就睡著了。」黃艷萍說當她醒來時已是晚上七時,當她想叫醒阿玲到餐廳吃晚飯時,發現阿玲昏迷在床上,她推不醒阿玲,於是便通知鄰房的韓亮方,由韓亮方為阿玲做人工呼吸和心外壓。「不過阿玲仍然冇反應,我於是通知酒店報警。」黃艷萍說。探員為韓亮方及黃艷萍錄取口供,記下他們的個人資料,就讓他們離去。

阿玲的家人到達醫院時,阿玲仍然昏迷不省,被送入深切治療部。阿玲的家人表示,阿玲的確曾告訴家人會去酒店為黃艷萍慶祝生日。當時阿玲的家人以一個女孩子到酒店過夜不安全為由而反對,但阿玲已答應了對方,不便爽約,豈料因而出事。當探員告訴阿玲家人阿玲是酒後吸入哥羅芳出事時,阿琀的家人都表示不相信,因為阿玲一向滴酒不沾,更不會去聞哥羅芳。

探員在查證口供時,發現有一個極大疑點,就是事發當日並非黃艷萍的生日,而根據醫生的報告,如果阿玲只是將沾有哥羅芳的毛巾鋪在面上,她不會吸入如此大量的哥羅芳。此外,從阿玲面部的灼傷痕跡,顯然是有人將沾有哥羅芳的毛巾,強壓在阿玲面上而造成的。基於這疑點,探員認為韓方及黃艷萍有可疑,於是在案發翌日(即九三年七月二十五日)個別約見他們。

韓亮方再度落口供時,擺出一副毫不知情態度,說黃艷萍稱她在天生日,叫他訂房慶祝,而事發時他在鄰房,不知道另一個房間發生了甚麼事。當探員問他有否性侵犯死者時,他表示沒有做過這樣的事。

不過,黃艷萍在接受探員盤問時,由放無法解釋何以虛報生日,而向探員講出事件真相,探員於是將兩人扣留調查。

黃艷萍說她知道自己做錯事,但一切都是韓亮方迫她的,因為韓亮方手上有一盒和她造愛的錄影帶。韓亮方就用那盒錄影帶來威脅她。而案中所用的哥羅芳,是韓亮方買的。探員為黃艷萍錄取口供後,再接見韓亮方,但韓亮方仍堅持是替黃艷萍慶祝生日。

當探員詢問韓亮方有關那盒錄影帶時,韓亮方直認不諱。「我冇迫佢,係佢自願拍。」韓亮方說:「佢問我借錢,但係佢冇抵押,係佢自願拍盒錄影帶畀我做抵押。」「不過,佢(黃艷萍)話係你叫佢引個女仔(陸綺玲)去酒店,等你可以污辱個女仔。」探員將黃艷萍的口供給韓亮方看。看見黃艷萍的口供後,韓亮方承認相非禮陸綺玲及拍一些錄影帶,但沒有強姦對方,警方是將他扣留。

黃艷萍其後帶探員到大涌橋路一至九號一間神學院外,找到一部錄影機及一盒錄影帶,相信是屬韓亮方所有,用白攝陸綺玲婚迷時情況,不過那盒錄影帶盒是一盒空帶。

由於陸綺玲仍然昏迷,警方未能她錄取口供,所以暫時未能決定控告兩人甚麼罪名。九三年七月二十六日下午一時十一分,陸綺玲終告不治,警方於是將案件列為兇殺案處理,並且正式將韓亮方及黃艷萍拘捕,落案控以謀殺罪名,安由沙田警區偵緝支援組辦理。

一九九四年八月十六日,主審案案件的大法官李安霖在判案時強調,這是宗駭人及有預謀的案件,屬誤殺中最壞的一種。案中二十一歲受害人陸綺玲的死亡,是兩名被告精心策畫所致的。男被告韓亮芳因此判其入獄八年半﹔而女被告被判其入獄七年。」

餘波
九四年八月三十日,韓亮方因一宗涉嫌非禮男童案被解上高院番訊,被判為兩年九個月,與被告現寺所服刑期分期執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