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4日 星期一

大埔寶湖花園炸屍案(1993年)

1993年7月8日,有對年輕人在大埔道金山郊野公園遊玩,走到岸邊時撿到黑色垃圾袋,感覺很沉,於是好奇心就打開看,看完就被嚇住了,金黃的肉塊,像是油煎過的人的殘肢-一條大腿和小腿和手,不過膝蓋都沒有,於是立刻報警。

警方趕來封鎖海灘進行調查取證,經過化驗分析,垃圾袋內為人體殘肢,包括部分大腿、小腿、部分手臂和內臟,但是大部分都被高溫液體澆淋過,類似油煎性質,死者為女性,死亡時間可能在3-4天,年齡在二十五歲至三十五歲之間。於是警方調查附近有無看見可疑拋屍人以及調查近期女性失蹤人口。最後發現有人報失,最後身份確定為「味記燒臘店」失蹤女東主-鐘彩娟,中國籍女子年齡33歲,已婚,失蹤三日。

味記燒臘店店主是33歲的羅福成,忠厚老實廚藝精湛,再加上店裡分別負責的女東主鐘彩娟和錢燕荷脾氣很好,禮貌待人,經常給附近的酒樓、街市、魚檔送外賣,所以大家都很中意。開始時候,羅福成和原配妻子鐘彩娟在大埔墟臨時街市開了間店,因為生意很好於是又在寶湖花園街市開了件分店,並且找來人靚又會做生意的錢燕荷管理,生意被管理的井井有條。

由於錢燕荷也是個燒臘高手,建議味記採用新鮮的脢頭豬肉,這樣口感更好,燒豬也用新鮮豬整,每日只燒三隻,傍晚就能賣完。這樣持續了一段時間,店裡掙了不少錢。羅福成為人老實就是有點鹹濕,生意做久了自然日久生情,於是和人靚的錢燕荷有了關係,後來竟然還有了一個兒子,錢燕荷負責寶湖花園街市的店,就住在寶湖花園B座16樓B5單位,這樣一邊一個倒也保持的平衡,羅福成坐享齊人之福,幾年下來妻子都不知道有二奶,大家其樂融融。

當年4月一天,鐘彩娟的大埔墟臨時街市店裡的爐具有了問題,需要修理,於是就到寶湖花園店裡去,準備借點工具和零件,雖然大家都是一家店,但是很少走動,因為兩個店都很忙而且分店月月及時交錢,中間全是老公羅福成在溝通所以平時聯繫很少。

鐘彩娟一進寶湖花園的味記就大聲叫道:「家姐啊,你忙不忙啊?」錢燕荷一看是鍾彩娟,很詫異:「彩娟啊,你怎麼來了?」「今日好衰啊,店裡的爐具用的太久,烤箱壞了不能用,我向來跟你借爐絲,回去修理。」鐘彩娟回答。錢燕荷雖然很少見羅福成的原配妻子,但是一想到自己和羅福成有了仔,但是還是二奶也沒有名分心理還是有些嫉妒和不舒服,於是話語帶刺:「晤好意思啊,你要修理就找人修,我的烤箱也有時間了,我也想換,你再去買新的吧。」鐘彩娟有些不高興:「我說家姐啊,大家一家店,不分你的我的,怎麼這麼說啊?」錢燕荷有了反應:「不分你的我的?我月月交數,你都冇講不分你的我的啊?大耳窿都沒你逼的勁啊,再說我成日辛苦,我為什麼啊?」「講咩?我係老闆,我說什麼就是什麼啊」鐘彩娟也來了脾氣,不再客氣。錢燕荷情急之下抱怨起來:「我不管你怎樣,我也是老闆,這個店我也要有一份,如今我和羅福成已經多年,而且有了個仔,我晤做'老二',我要當老闆娘!」「你說什麼?」當時鐘彩娟生氣起來:「你和羅福成有關係?仲有個仔?這個撲街!」「怎麼樣啊,都已經好多年了,你自己看著辦吧?」錢燕荷乾脆攤牌了。鐘彩娟一怒之下大罵錢燕荷,修爐具的事也不管了:「你個狐狸精,勾引我老公,我跟你沒完!」說完憤怒的離開了店裡,再沒聯繫過錢燕荷,回家罵了羅福成,可是男人已經這樣,也沒有辦法,還有繼續做生意,但是兩個女人的關係從此不和,埋下了隱患。

7月5日,連續好幾天了,羅福成沒有回家,鐘彩娟估計是去了那個狐狸精家裡了,打電話也不接聽,店裡的事情也不管,決定等店鋪關門後去錢燕荷家裡找,因為老公的不回家,鐘彩娟把老公的不負責任和變心都遷怒於錢燕荷,決定今天去教訓一下她。當晚燒臘店打烊後,鐘彩娟來到錢燕荷居住的寶湖花園B座16樓B5單位,敲開了屋門。

錢燕荷開門一看是鍾彩娟,不高興的問道:「你來幹嘛?」鐘彩娟立刻開始罵道:「你個S貨,我來找我老公,被你這個狐狸精藏哪兒了?不回家?」錢燕荷冷笑:「你自己管不住老公,關我咩事?」鐘彩娟衝進了單位內,尋找了一番,沒有發現羅福成,兩人開始糾纏起來,在廝打過程中,錢燕荷被鐘彩娟抓住頭髮以及擦傷了臉部,憤怒之下錢燕荷拿起水果刀扎到鐘彩娟腹部及胸口,鐘彩娟高呼救命,錢燕荷怒從膽邊生,把鐘彩娟推到浴室,連續多刀刺中鐘彩娟要害,並摀住她的嘴不讓其​​呼救,最後鐘彩娟失學過多,隨後死亡。

警員在錢燕荷家B5單位內,找到大量證據證明兇案現場,鑑證化驗後表明為鍾彩娟血跡和死亡時間等符合錢燕荷口供。鐘彩娟死亡後,錢燕荷獨自在家思考良久,怕人發現,但是想到除了老大自己再不用做二奶,於是一不做二不休,決定把屍體分屍處理了。

因在家中缺乏合適的分解工具,於是錢燕荷換衣後,迅速到店裡把切骨頭的剔刀、大刀和分骨用的鋸子以及掛叉燒的鉤子等工作器械帶回家中,在家中把屍體分解開來。據師父講,錢燕荷雖然下定決心要把屍體分解,但是面對白天還是一個大活人的熟人,現在獨自一人在用鋸子鋸她、用刀切割心裡還是害怕,而且人體死亡5個小時左右,屍體溫度才開始降到和室溫一樣,血液在兩個小時內都還能流淌。

錢燕荷口供,當晚拿回工具後,在浴室開始工作,從肩部切開第一刀的時候,大量有溫度的血液噴濺到自己臉上,然後鋸手、鋸腿和切開腹部取出內臟,血液濺滿整個浴室,浴缸裡堆滿了四肢和碎肉,內臟被用鉤子掛在牆上。當她鋸到大腿根部時,隨著肌肉的顫抖,平躺的鐘彩娟屍體突然坐起來,眼睛睜開,非常猙獰,當時錢燕荷內心有鬼,扔下鋸子大聲叫道:「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成心要殺你的!」但她等了一會,發現屍體沒有反應,只是坐了起來,這讓錢燕荷反而更加生氣,把屍體翻身放在地板上,按住屍體頸部,用鋸子鋸開脊椎,把腦袋分離開來。據法醫講,人體死後,呼吸停止反射活動消失,但是肌肉中還有些生物電導致還能自然收縮,導致「 詐屍 」現象發生。

忙了半夜,基本已經碎屍,燒臘高手錢燕荷用四個黑色垃圾袋把已經沖洗乾淨的四肢和腦袋等裝了進去,並在天亮前分批運到了寶湖花園下面街市上的燒臘店。在燒臘店裡,除了腦袋,基本就已經分不出是人肉還是新鮮豬肉了,由於剛才屍體嚇住了錢燕荷,她心生惡意,把整個腦袋直接放進了在爐子上熬了一夜的滿是滷肉的大鐵桶內,但是奇怪的事情發生了,當時做滷肉的鐵桶很大,腦袋放進去後直接沉在了下面,蓋子蓋上之後,錢燕荷轉身正準備把肢體剁的更碎,突然聽到背後的大鐵桶內有「咚~咚~咚」的聲音,好像是平時用頭撞鐵門的聲音。

錢燕荷也是膽大包天,用烤叉燒的大鐵桿把鍋蓋揭開了,往裡面一看,頓時魂飛魄散,腦袋已經浮在了最上面,頭髮四散,眼睛睜開,嘴也沒有閉合,嘴和鼻孔還冒著氣體,瞪著錢燕荷,好像在詢問:為何這樣百般折磨我?嚇得錢燕荷把鍋蓋扔在一邊。不知道是冤魂不散還是心有不甘,真是慘絕人寰,被人殺死還遭此劫難。

錢燕荷也怕鐘彩娟不放過她,看了一下廚房的設備,決定徹底制服這個嚇了自己兩次的屍體。錢燕荷把專門用來熬製脆皮乳豬和燒鵝的熱油燒滾後,分別淋在殘肢上,淋完用鉤子吊起部分並放在烤燒鵝的爐子中烘製;把腦袋從滷肉桶內拿出丟進熱油桶,隨著汩汩的幾聲氣泡聲後,至此,再也沒聽見撞擊鐵皮鍋蓋的聲音,錢燕荷這才放心。油炸完屍體後,錢燕荷把部分沒燙熟的殘肢放進黑色塑膠袋隨後丟棄到金山郊野公園無人海邊,部分已經熟透的碾碎和內臟分別扔在垃圾桶內,部分混進叉燒類食品中,開始準備第二天的燒臘食品。

警方在查到具體失踪人口後,迅速調查相關人員,鎖定嫌疑人錢燕荷,7月10日,警方搜查錢燕荷的寶湖花園街市味記燒臘店和寶湖花園寓所,找到大量證據以及殘骸,正式以謀殺罪抓捕錢燕荷。據錢燕荷交待還有部分屍體在燒臘店廚房。據當日搜查的警察回憶,他們走近後廚,之間肉香四溢叉燒金黃,但是搜著搜著就有伙計吐了,因為在滷肉桶內撈出了幾個腳趾頭,一看就不是動物的,因為還有彩色的指甲油。在垃圾桶內還發現未處理完的血衣。一警察打開熬脆皮乳豬的熱油桶,看見了一生難忘的一幕:一個還連著長發的骷髏頭用空空的眼眸看著他,漂浮在油層表面,其他肌肉組織都已經煮化了。警察強忍反胃和恐懼用鉤子把頭顱取出,還找到一個沒煮爛的耳朵。等放進證物袋後,在場的警察基本已經快不行了,雖然沒有腐屍的臭味,但是這種熟悉的香味對人的震撼也是穿透心靈的,據稱當時在場的警察。至今都不再吃叉燒了。後來,法醫拼湊屍體,也已經不完整了,到底有沒有屍體碎塊混入叉燒裡被人誤食,也無從考證了。

最後,法院根據物證和口供判決兇手錢燕荷誤殺罪名成立,監禁六年,即日執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