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5日 星期二

打鼓嶺坪輋村滅門案(2009年)

2009年7月4日,男戶主許其勝無故曠工,因他平日工作負責和有交代,其同事感到可疑,於是致電其家中查問,但無人接聽電話。另一方面,女戶主唐恩義的同事亦與她失去聯絡。至昨日下午二時許,男戶主的同事再次致電其家中,一名自稱是男戶主老表的男子接聽電話,聲稱男戶主全家返回內地旅行,男戶主同事認為可疑,於是報警求助。警員接報到場,在現場鐵皮屋發現男戶主的「內地」老表,他仍堅稱譚氏一家返回內地,但警員在屋內的牆壁、牆角發現小量血漬,認為事態嚴重,案件迅速由新界北總區重案組接手調查。

探員在現場深入搜查,發現一件血衣、染血膠水喉通及男戶主的回鄉卡和身份證。經追查,發現近日男戶主全家並無出入境紀錄,懷疑有人講大話,於是將疑涉案的男戶主四十三歲老表譚成輝拘捕。據悉,該男子住在村內一間石屋。

阿輝與居於鄉間的四十三歲表弟阿其感情不錯,更將祖屋的鎖匙及屋契交予阿其保管,而阿其不時持雙程證來港當黑工,每次來港都會居於阿輝附近的村屋,方便照應;○九年七月,阿其又再來港,今次除替表兄裝修鐵皮屋賺取外快外,更為修葺祖屋一事而「撲水」。

同年七月五日早上,阿輝到護老院探望母親後回家,阿其登門造訪,兩人因錢銀轇轕發生激烈爭執,初則口角,繼而動武;身高五呎四吋的阿其,雖較阿輝矮半個頭,但身形壯碩,孔武有力,在索錢不遂下狂性大發,拿起十吋長生果刀發狂刺向阿輝的頭、肚、背及手腳達八十多刀,血花四濺,失血過多的阿輝最後癱軟在血海中,靜止不動。

已喪失常性的阿其,想到「一不做,二不休」,向正在廚房準備午飯的表嫂下手,他先從後襲擊,用電線綑綁她雙手,將衣物塞入其口中,再用封箱膠紙封嘴,同時套上膠袋,阻止她呼叫,然後用電線及鐵線緊箍其頸,再將其雙手反綁起來,未幾便將其活生生焗死。

阿輝的兩名女兒目擊父母遇害,被嚇至衝入房間,將門鎖上躲藏,連殺兩人的阿其,用鐵鉗大力撬開房門門鎖,兩名女童全身抖震瑟縮,房門被破開時,兩名弱女用盡氣力高聲尖叫,但因村屋被圍牆包圍,她們如何聲嘶力竭也是徒然。阿其同樣先用膠紙封了她們的口及眼,再用電線及鐵線將她們頸和手連起來反綁,大女最後被勒死,而細女則被放入大膠袋再用電線綁緊袋口滅口。

泯滅人性的阿其,殺人後竟施施然享受完表嫂死前準備的「最後午飯」,再取去表嫂兩張提款卡到銀行提款,打算「害命謀財」,卻因不知密碼空手而回;他只好返回案發現場「執手尾」,一男三女四條屍,心想搬運肢解需時甚久,倒不如就地埋葬,他在村屋對出空地挖了一個闊四呎、深三呎的大坑,依照殺人次序,由大至小,逐一將屍體丟入坑內,再用英泥將深坑填平密封,以為神不知,鬼不覺,最後清理完手上的血漬,便回家倒頭大睡。

向來有交帶的阿輝,翌日因未有依時上班,同事感奇怪致電查問,恰巧阿其返回兇案現場填平泥坑,他胡亂撒了個謊言,萬料不到竟令兇案迅速東窗事發。阿輝同事對旅行一事心生疑竇而報警,警方接報到場,發現大門無鎖,男女戶主的個人財物仍在單位,並在牆壁及屋內發現血漬,向附近村民查詢後將阿其拘捕,令這宗駭人聽聞的滅門慘案得以沉冤得雪。

譚成輝被裁定三項謀殺及一項誤殺罪成,判處終身監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