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5日 星期二

丁利華行山失蹤案(2005年)

丁利華探員於2005年9月11日報稱在西貢北潭涌郊野公園行山途中懷疑迷途,用手提電話致電報警求助,但他疑身處山野電話訊號接收不清晰,警員與他傾談了七分鐘也未能確認位置,最後更失去聯絡。

丁利華駐守中區警署,家住香港仔薄扶林置富花園;而警方在查悉迷途的男子為現役探員後,疑他仍身懷佩槍,一度大為緊張,其後經調查,發現他較早前已將佩槍交還槍房。

丁利華求助電話內容︰

接線生: 999   
丁 : 我係行山架, 係西貢 586…

接線生: 咩事呀
丁 : 我行山, 迷途呀

接線生: 你迷途呀? 咁你係邊呀
丁 : 我而家位置 46 (停頓一會) 7020

接線生: 467020 呀? 係咪標柜柱?
丁 : 係, 係果個咩柱呀

接線生: 467020 呀嗎? 你慢慢講, 係乜野地方?
丁 : 等等….

(相隔 20秒)

接線生: 喂,
丁 : 等等

(相隔 30秒)

接線生: 你係咪行麥理浩徑呀
丁 : 係.西貢個頭黎架

接線生: 你係咪行麥理浩徑呀
丁 : 係., 冇錯

接線生: 你行緊邊一段
丁: 西貢個邊, 西貢東

接線生: 西貢東, 西貢o既東面, 由邊度出發
丁 : 由西貢北潭涌, 行左兩個幾鐘頭, 但係蕩失路, 而家企左係過左 58.., 5870 o既主要o既路

接線生: 5870 幾? 頭先你又話係 467020
丁 : 仲差少少咋

接線生: 有冇見到 M幾多, M 幾多, 你見唔見到呀
丁 : 仲差少少路程

(相隔 30秒)

接線生: 你見唔見到 M001呀, M011, M030呀
丁: 你等陣先
(相隔 20秒, 很多雜音)
丁 : 睇唔到呀!

接線生: 你淨係見到個 number, 咁個 number (467020) 刻係邊度呀?
丁 : 唔係d 柱, 係密碼,

接線生: 乜野密碼
丁: 可能我讀錯密碼啦
(接收不良, 很多雜音)

接線生: 咁你仲係咪行麥理浩徑, 先生,你唔好行去個邊呀, 收得好差, 你唔好再行, 喂,喂, 你停係到, 我要問你問題

丁 : 你快d啦, 個 number 係……….

接線生: 你停係到, 你有冇扭親腳
丁 : 頂唔順呀

接線生: 你停係到, 你有冇扭親腳
接線生: 你幾多人係到
丁 : 我一個人

接線生: 要唔要救護車
丁 : 要

接線生: 你係唔係要救護車
(接線生接駁至救護車), 然後接線生與救護員通話及救護員問位置, 隔20秒)
丁 : 救命呀 (相隔5秒) 救命呀

救護員: 你要話比我聽你係邊
丁 : 最慘我唔記得條路

接線生: 先生呀, 喂 喂 喂
丁 : 救命呀 (相隔3秒) 救命呀 (已經再沒有丁的對話)

(接線生解釋收到電話後的情況給救護員知道, 救護員覆一次丁的手提電話號碼便收線)
接線生: 先生呀, 喂 喂 喂 (斷線)--------

從丁探員家人提供的資料、看過探員攝製的十隻照片光碟和電腦內的照片、與曾參與拯救的人仕研究過、加上兩次實地搜尋,總結得以下資料:

一/ 丁探員家中找不到旅行書籍和地圖,他女友曾見過他使用在書局發售的郊遊地圖(証實為地政總署測繪處印製的郊區地圖西貢及清水灣第八版(2004)。

二/ 光碟顯示,從去年十一月七日至今年一月二十三日的兩個半月間,他共有16次郊外行程,照片之時間和距離顯示,他主要步行寬濶山徑和石屎路,除了大東山和太平山之外,不見登臨其他峯頂之照片,全部行程屆乎兩至五小時之間,步程平均每小時三公里,其中過半數行程獨行,部份隨隊,但他多數留在隊尾拍照。

三/ 行程遍及全港九新界離島,不曾重覆路線和目的地。

四/ 行程主要是為了拍照,自從買入一部相機(Canon EOS 300D Digital)和兩支鏡頭才開始郊遊,照片顯示遠攝近攝微距一應俱全,角度和構圖俱佳,風景、植物、昆蟲、山石、溪澗、建築物全部入鏡,但他從不合照,亦很小自拍留念,照片亦顯示他為了拍攝取景而經常穿林、下溪、離開主徑的作風。

五/ 今年一月至今亦間中郊遊,但次數很少(其中一次為西貢嶂上),因為他轉往內地旅遊拍照,電腦內存有照片。

六/ 電腦「我的最愛」顯示有三個郊遊網站,最近瀏覧紀錄亦顯示曾瀏覧另外三個郊遊網站,相信他是從網站中參考資料,但很少整條路線照行。

七/ 每次行程後都會于下午五時返抵家與母親晚飯。

結論﹕丁探員野外經驗不多,全部是選擇郊遊徑和明顯路徑,沒有尋幽探秘、攀高犯險的作風,本人界定他屬于悠閒的郊遊者,而且行過的路線和目的地未見重覆現象。

照片顯示曾遊之三次西貢行程
一/ 2004.12.19 北潭涌→鰂魚湖→鹿湖郊遊徑→西灣→鹹田→大浪坳→赤徑→土瓜坪→黄石。全程五小時卅分。
二/ 2004.12.05 企嶺下→麥徑第四段→慈雲山。全程三小時。
三/ 2004.11.07 東壩→浪茄→西灣山→西灣→鹹田→大浪坳→赤徑→北潭凹。全程五小時卅分。

結論﹕是次相信不會再往西貢東面。

上述四個網站(兩個未能登錄)介紹之西貢路線
一/ 北潭、萬宜、白臘、獨孤山、西灣頂、大枕蓋、北潭涌。(七小時步程)
二/ 北潭凹、大輋嶺墩、牛湖墩、赤徑、土瓜坪、黄石。(三小時步程)
三/ 北潭涌、西灣路口、大枕蓋、鹿湖、田尾山、西灣路、橫頭墩、西灣路、北潭涌。(七小時步程)
四/ 北潭坳、牛湖墩、牌額山、西灣、西灣亭。(二小時步程)
五/ 海下、牛過路、一擔柴、荔枝莊、南山洞、白沙澳、海下路。(三小時步程)
結論﹕路線一及三不符合他要求,時間太長。

相信丁探員是次並沒有到過西灣。
一/ 正常迷途者求救,必定說出他知道的、最後的一個位置,丁探員肯定地說出北潭涌出發,行了兩個小時迷途而求救,七分鐘對話中沒法說出其他地名,故此相信他出發後沒有經過其他「他認識」的地方,

二/ 他肯定知道西灣的名稱,因為攝製的十隻照片光碟顯示,他曾于去年十一月七日和十二月十九日到過西灣,如果他過了西灣之後迷途,絕不會祇講北潭涌而不提西灣,

三/ 十二月十九日照片顯示,他從北潭涌起步,經鹿湖郊遊徑前往西灣,需時兩小時,而士多老闆提供的時間計算衹是一小時,似乎太快了,

四/ 士多老闆百忙中也記得他曾借用電話,但當日麥徑人山人海準備毅行者,為何沒有另一人見過他呢?除非他根本沒有在麥徑出現或除非香港人全部麻木,不回應警方呼籲!

五/ 如果他真的曾從西灣士多致電親友,出事之後為何接電的那位親友沒有聯絡他的親人或警方呢?除非對方因事未能接聽電話!

六/ 士多老闆于事後七十二小時才告知警方,然而該段時間內每天都有新聞報導這件事,亦有警察到處搜索,

七/ 士多老闆會否利用此機會宣傳,吸引遊客呢?

八/ 雖然失踪前曾邀請女朋友往遊西灣,既然女朋友不能前往,他可能留待他日再與女朋友同遊,改選另一路線

結論﹕士多老闆提供的資料不可信

現場並沒有柱子
一/ 被問及位置時他即時說出「487040、487020」,如果不是看著讀出便是事前準備好了講出來,但被問及是否「標距柱」時,他語氣顯得慌亂,反問「甚麽柱…等等吓」,並傳來努力尋找的聲音,稍後再說「等吓先…」,

二/ 如果真的有根柱,正常人都會形容一下面前的「柱子」和數字的情況使對方明白,而非單單集中在數字內容之上,

三/ 他被追問時曾用「密碼」來形容該組數字,而不是說刻得不清楚或字體模糊等。

結論﹕本人感覺他不明白「標距柱」是甚麽,現場亦沒有柱子,他反而努力地從手上的物件(相信是地圖)覆查遺漏了甚麽,但他不懂「座標」這名詞,故此說成了「密碼」。由始至終,他從未提過有柱子。

丁探員報案時並沒有受傷或不適
一/ 剛接通電話時他氣喘著說話,對答了數句之後已沒有氣喘,很快便說出那組數字,相信他求救前已找到一處有手機訊號的地方、並從地圖找出了位置和這組數字才求救,

二/ 任何人報案,接通之後都會將主要的求助原因說出,他祇說自己迷途,沒有說出其他,

三/ 被追問有否受傷時,他清楚地答沒有,再追問是否需要救護車時才說要。

結論﹕接通電話前他是有移動的,所以氣喘,接通之後很快氣喘便停了,所以,如果他有受傷或不適而求救的話,不會祇說是迷途,故此迷途是他唯一求救的原因

叫救命的猜測

猜測一/ 溝通一段時間之後,他感到電台人員並不明白他的說話,更不知他身處位置,因而變得無助、緊張和煩躁,加上報案前迷途尋路之疲累,生理上起了變化而引致不適,開始不停說「快些啦」、「頂唔順啦」等,當電台人員將電話轉救護車電台並交待時,他可能已經垂下手,故此電話並非在嘴巴附近,而「救命呀、救命呀」,兩組各三個字的音調與之前對話時沒有分別,每字相隔平均,尾音並沒有延長呼出,不似向外求救,他並自言自語說「最惨我唔見咗條路呀」,當電台人員多次追問時也沒有回答,稍後再聽到「救命呀、救命呀」,亦是並非對著電話而叫,同樣,兩組各三個字的音調相隔平均,尾音亦沒有延長呼出,噪音可能是風聲,其後他暈倒,身體壓著電話不能接收訊號而斷線、或電話掉下損毀了。

猜測二/ 如上過程,他在無助、緊張和煩躁之下,生理上起了變化而引致不適,更自言自語和拒絕回答電台人員,顯示他已處于極度不安和絕望,持手機之手亦已垂了下來,叫出「救命呀、救命呀」來宣泄當時的情緒,當兩位電台人員互相交談時,他更肯定對方不能協助自己,再次叫出「救命呀、救命呀」,希望有別人能夠聽到,並且再次步行,靠自已尋路求生,逐漸離開接收範圍而斷線,其後發生意外身亡。
結論﹕找到屍體時便知當時情況!

586、487040、487020、587零幾、024之解讀
一/ 丁探員是一名心思細密的傑出偵緝人員,解讀時應參考他使用之地圖和猜測他的思維方式,

二/ 此地圖左邊從上至下顯示「87」、「86」、「85」、「84」…,左上角左邊沒有顯示數字﹔地圖頂部從中間至右邊顯示「26」、「27」、「28」…,

三/ 在決定求救之後,相信他已拿出地圖找尋位置,他肯知道自己的起步點和終點,亦知道路線所需時間,他應該認得自己身處海下灣左方(西面)之山上,並且介乎「87」和「86」兩條線之間,

四/ 剛接通電話時,他清楚說出「我在西貢586」,這句說話必定有它的意思,相信與上述「86」有關,如從地圖頂部往下細數,「87」是第四格,「86」剛好是第五格,因而組成「586」,他認為說出「西貢586」時,警方便能找到他,

五/ 當他被追問位置時,他才驚覺「西貢586」原來是不能顯示其身處位置的,同時可能記起從前曾學過應該是六位數字表達的,情急之下將介乎「87」和「86」兩條線之間、從上往下再分為十分,他估計自己身處約十分之四的位置,所以說成「487040」,但再細看時覺得應是十分之二的位置,因此立刻更正為「487020」,但語氣顯然不肯定,故此相信他己忘記六位數的座標組成方法,

六/ 再被追問行過了甚麽地方時,他慌亂而迷惘地說出「過了587零幾」,相信與「87」這線條有關,明顯信心已被打擊了,但是,相信他欲表達的意思是「正在由北向南」而行,

七/ 被逼問期間,他又突然爆出「024」這組數字,相信與地圖頂部「24」這數字有關,也許他突然醒覺「87」和「86」兩條線之間是有三個方格的,而地圖頂部見到「24」這數字與他身處的方格相連,因此說出「024」表示方格位置,

八/ 其後他更用「密碼」來形容「487020」這組他組合的六位數字,

九/ 通話中他說過「重差小小路程」,相信目的地已在望。
結論﹕雖然以上全是附會之推測,但亦顯示出所有數字都是建基于由上而下計算格仔的方法,存在一定的邏緝性,而且似乎解釋了所有的疑團,在西貢任何其他地點都不能這樣完美地解釋了所有的數字!實在地,從他口中說出的「487」及「24」已能夠在「牛過路」這方格中交疊了!其次,根據網頁上的路線資料,他有可能選擇了「海下、牛過路、一擔柴、荔枝莊、南山洞、白沙澳、海下路」這條三小時步程的路線。

最後總結﹕我們絕不能用自己的羅輯和常理來推敲丁探員當時說出的這些數字,因為丁探員的野外知識存疑、當時他已迷途一段時間和身心已十分疲累,報案時沒有受到安撫,反而被電台人員咄咄逼問,身處地點對方完全未能掌握,情緒因而受到刺激、獲救的希望變得渺茫,些少錯亂是不難理解的(唯一的錯誤是將「487零幾」說成「587零幾」)。如果我們代入當時的他來思考﹕于中年一時至一時卅分之間,烈日當頭之下迷途、心慌意亂之下在密林和石堆之間亂穿亂找,說出這麽多數字己很難得。他報警時身處的位置「487020」是牛過路東南約十分之四至+分之二之間那處耕地/林地,用我們的專業知識來說,就是KV 240868。剛過了「587零幾」,所指的是牛過路那處路口交界(亦即他手上地圖 NGAU 字那處),他表達的是剛從北往南過了那一處!而他曾回頭己找不到剛才曾經行過的路了!

最後,大家于對話時太專注在數字上而引致丁探員緊張、無助和心靈上受到傷害,中暑暈倒的機會很高。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