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5日 星期二

屯門大興邨鐵箱醃屍案(1999年)

1999年2月14日,一名女子易寶雯在大興邨興耀樓2936室殺害同居男友張偉文,分屍後放入一鐵箱內用鹽醃住。為何易寶雯要殺死同居男友呢?

1994年,易寶雯當時還是一名中四學生,某天往找在卡拉OK兼職的同學,因而認識在該卡拉OK工作的張偉文。易寶雯經常隨朋友到張偉文在屯門大興村興耀樓29樓2936室的寓所消遣,有一次張偉文趁無他人時將她強姦。事發後,易寶雯並沒報警,二人反而發展成為情侶。

1994年底,易寶雯懷了孕,張偉文得悉後帶她往墮胎,但醫生認為若將打掉胎兒會對她造成生命危險,她遂決定將胎兒保住。

1995年5月,易寶雯臨盆在即,她怕母親知道,於是到張偉文的寓所產下女嬰。張偉文曾提議將女兒棄在醫院門前,或是著她將女嬰帶回母親的家。但在易寶雯哀求下,張偉文最終答允把女兒安置在他家,由易寶雯每天放學後往照顧,晚上才回家。

在女兒詠瑜半歲時,易寶雯開始與張偉文共賦同居,易寶雯中七畢業後,專心在家照顧女兒。張偉文每當心情不好就動手打她。

1998年1月,易寶雯於農曆年三十晚在舅父的維園年宵攤位賣幫忙糖果期間結識了劉君華,二人發展數月後,易寶雯主動提出分手,劉君華一直被蒙在鼓裡,並不知道易寶雯早已有同居男友張偉文,兩人雖然分手後,但仍有見面。

1998年4月,易寶雯與妹妹易寶雪到銅鑼灣逛街,在路邊檔買零食時結識了石修恒,兩人隨即攀談,由此二人開始展開戀情。此時,張偉文亦開始漸漸察覺到易寶雯同居期間另結新歡,雙方時起爭拗,使易寶雯離開他的決心漸趨強烈。

1999年2月10日凌晨,張偉文因懷疑易寶雯另結新歡,二人發生爭執,張偉文二話不說向她動粗。混亂間易寶雯用刀及鐵鎚還擊,錯手將張偉文殺死。張偉文被殺後,易寶雯怕幼女見到父親屍體,決定將張偉文肢解,她將張偉文左手及左腳殘肢部分用膠袋盛載,棄置在多個垃圾站,他的左腳掌與身體其他部殘肢則被藏在鐵箱內,並用鹽醃著屍體,以防發臭。

在案發期間,張偉文的朋友劉志誠曾經前往其寓所探望他,但遭易寶雯拒於門外,還不時聽到張偉文苦喊,劉志誠經想報警,但他考慮張偉文的女兒沒有出世紙,擔心他會被拘捕,故當時並沒有報警。

1999年2月10日早上七時許,易寶雯致電找前男友劉君華,要求他協助一名叫詩慧的同學搬東西,劉君華答應並在早上九時駕車抵達屯門大興村輕鐵路口,當時易寶雯與詩慧拿著四呎高的木梯和兩個桶,木梯底部有油煙漬。

劉君華應易寶雯指示駕車至元朗,到達目的地後,易寶雯與詩慧便下車搬東西到,劉君華則在車內等候,十五分鐘後,兩人再上車,三人便去吃東西。回程期間,易寶雯稱與詩慧在朋友家內,因斬雞而斬爛了一把刀,須要購買一把刀賠償人家,以及買一把剪刀。故劉君華其後回到屯門替被告購買所須刀和剪刀。

1999年2月14日,張偉文的朋友劉志誠重返屯門大興村光耀樓單位找死者,見重門深鎖,馬上聯絡死者弟弟前來用匙打開木門,隔著鐵閘見到屋內一片凌亂及有血漬,還傳出陣陣惡臭,劉志誠頓感情況可疑即時報警。警員破閘入屋,在房間內找到一個鋪滿鹽的鐵箱,揭開細看,發現張偉文屈身醃埋鹽堆中,失去左手左腳,只留下左腳板。

1999年2月17日晚上,劉君華接到易寶雯的電話,易寶雯在電話承認自己殺了張偉文。劉君華曾勸易寶雯說出實情,又提議找她,但被她拒絕便收線。

劉君華其後到警署報案,坦白說出報章指警方在通緝的女子正是他的前度女友易寶雯。離開警署後,劉君華再收到易寶雯來電,劉君華應警方的指示回答沒有,並要求她出來見面,但遭拒絕。

1999年2月26日,警方根據線索,在上海街某大廈拘捕易寶雯。經審訊後,法庭裁定易寶雯謀殺罪名不成立,誤殺罪名成立入獄九年,另非法殮葬入獄三年,其中一年與誤殺罪刑期分期執行,共入獄十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