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4日 星期一

石硤尾匯豐銀行縱火案(1994年)

1994年男子朱寶光與妻子不和,其妻離家出走後,朱寶光懷疑妻子獲其任職銀行的女同事收留,成為他妻子「走佬」的元兇,同年1月10日帶同兩罐天拿水到位於石硤尾邨第一期的滙豐銀行,找該名女職員理論及尋找妻子下落。

朱寶光懷疑未能從女職員口中得知妻子下落而發難,將天拿水倒在銀行大堂地上,並以打火機燃點手上報紙再擲向天拿水。銀行大堂隨即起火,顧客見狀逃生,但由於職員所處櫃檯與大堂有密封玻璃及鐵門阻隔,故職員被困未能逃走。

滙豐銀行早年以保安理由在鐵門上加上電子鎖,但當遇上火警停電時,電子鎖便無法開啟,而當時鐵門亦無裝上緊急開門裝置,職員無法打開鐵門經大堂離開。而另一方面銀行的後門亦被鎖上,職員亦無法從後門逃生,加上銀行並無安裝自動灑水系統,故13名職員只能待於火勢愈燒愈烈的火場內,逃生無門。

消防員接報到場灌救,其後發現兩名銀行職員當場窒息死亡,而另外10名職員亦在救出後2至21日內先後不治,當中包括一名孕婦及朱寶光最初「找晦氣」的銀行女職員;在13名銀行職員中,只有一名女職員生還。

縱火狂徒朱寶光在火警後亦被拘捕,並於火警發生翌日提堂。由於當時只有4名職員死亡,故他被控以一項縱火及4項謀殺罪,而於同月25日朱寶光再次提堂時,再有6名傷者死亡,朱寶光被加控6項謀殺罪。最終朱寶光謀殺罪名不成立,但1項縱火及12項誤殺罪名成立,判囚20年;而朱寶光亦因減刑並已於2007年出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