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3日 星期日

沙田瀝源邨福海樓殺母案(1985年)

一九八五年三月二十八日,傍晚六時。打從今早開始,張杏已不知打了多少個電話,連食指指頭也弄損了,可是,卻依然未能打探到嚴啓德的下落。 突然一連串大力的拍門聲,把張杏嚇了一跳。

「誰呀?」張杏急步走去開門,回應她的仍是拍門聲。 門開後,站在門外的,是神情憔悴的嚴啓德。 「阿德,」張杏把嚴啓德擁入屋裏說:「你去了那裏?真令阿媽擔心死了。 嚴啓德如一尊會走動的木偶一樣,逕自進入自己的房間,不發一言。
  
張杏也不理他,連忙從雪櫃取了一瓶鮮奶,將鮮奶倒進一隻水杯內,再將醫治精神病的藥丸,溶在鮮奶內。「精神病人一般都十分抗拒吃藥,你可以把藥物混在食物或飲品內,令他不知不覺的服下。」醫生說。 張杏緊記着醫生的話,而這種方法,的確有效。「阿德,喝一杯鮮奶吧,待會就可以開飯了。」張杏看着嚴啓德把鮮奶喝光,才放心到廚房弄膳。

同日晚上八時半,晚飯後,張杏把碗碟洗妥,在廳中打電話通知親友,嚴啓德已平安回家。嚴啓德在飯後,看了一會電視,就進入浴室洗澡。「劉SIR,阿德已回來了,不過,我擔心他的病會復發。」張杏說。 「吃藥也不成嗎?」劉SIR問。 「似乎沒有什麼效用,」張杏說:「他還是痴痴迷迷的。」「為安全計,把他送進青山醫院吧!」劉堂向張杏建議。「青山醫院?」張杏遲疑着,說:「阿德說他最討厭到那裏去。」(據推測,嚴啓德在浴室聽到青山醫院這四個字,悄悄由浴室出來,全身赤裸,躲在一旁偷聽張杏與劉堂的對話)「這也是沒有辦法的,」劉堂說:「我替你通知青山醫院,派人來把他帶走吧!」「這⋯⋯」張杏一時拿不定主意,突然,她說:「咦?阿德,劉SIR,你等一等!」 之後,張杏把電話筒放下。

劉SIR在電話筒中,聽到以後發生的事。 「阿德,你怎麼了,為何不穿衣服就走出來?」張杏驚悸地說。 「你——你好,你竟然出賣我!」嚴啓德憤怒地說。 「阿德,你說什麼?」張杏說。 「你與人鬼鬼祟祟(講電話),要捉我進去(青山醫院),我不會放過你的!」嚴啓德怒斥。 (劉SIR聽到這裏,知事有不妙,立刻吩咐探員通知沙田警區,派人前去察看)

「阿德,你先穿回衣服再說。」張杏企圖把話題帶開:「對了,你昨晚去了哪裏?」 張杏與嚴啓德的對話稍停了一會。「阿德,」張杏惶恐地說:「你拿着菜刀做什麼?快(把刀)放回廚房!」 劉SIR知道事情糟了,連忙叫探員催促沙田警署立刻派人救援,言猶未已,電話筒已傳來張杏的悽厲慘叫聲。 未幾,劉SIR只聽到濃重的喘息聲,然後是開門及關門聲。

同日,晚上十時零七分,嚴啓德身無寸縷,右手揮舞染血利刀,在沙田瀝源邨福海樓三樓平臺出現。三樓平臺把多幢大厦連接起來,平臺上有店鋪及休憩地點。嚴啓德在一間粥麪店門外出現時,令店內的男女食客嘩然,不少人更被嚴啓德的模樣嚇呆了。

「嘩!」一名在平臺經過的女子,看見全身赤裸的嚴啓德,不自禁地叫了出來。這叫聲,吸引了嚴啓德的注意力,連忙轉過身來,對着那名女子獰笑。那名女子被嚇得歇斯底里地拔足狂奔。嚴啓德就像鯊魚一樣,追逐任何移動的物體,那名女子逃跑,反而成了嚴啓德追擊的目標。目擊這悲慘一幕,沒有人敢挺身而出,那名女子逃至榮瑞樓地下時,終於被嚴啓德追及,從後箍着她的頸。「斬死你!斬死你!」嚴啓德右手高擧菜刀,作勢要斬下去。
  
接報趕來的一部巡邏車,在街坊的指引下,找到嚴啓德,可是,由於他手上有人質,令警員投鼠忌器。帶隊的警長吩咐屬下的三名警員從巡邏車取來籐牌及長警棍戒備。

由於事情危急,警長朝天開了一槍,警告嚴啓德。槍聲吸引了嚴啓德的注意力,當他看到身穿制服的警員時,一把將手上那名女子推倒在地上。那名女子連爬帶滾地逃命,現場就由四名警員與嚴啓德對峙,看熱鬧的人羣,則在遠處觀看。「快把錢還給我!」嚴啓德沒頭沒腦的一句話,命在場的警員摸不着頭腦。
  

當持籐牌的警員慢慢向嚴啓德迫近時,嚴啓德瞧了他們一眼,嘴角冷笑。慢慢地包圍網逐漸縮小,嚴啓德突然凌空跳起,揮刀向一名警員斬下。那名警員擧起籐牌抵擋,可是,嚴啟德凌空斬下的力度,大得出乎意料,籐牌雖然沒有被劈成兩半,但卻足以將那名警員震倒在地上。「劈死你,劈死你!」嚴啓德在那名警員身上,用刀狂劈,幸而,每一刀都劈在籐牌上,否則,那名警員早被劈成「肉醬」。警長見屬下危在旦夕,就再朝天開了兩槍警告,但嚴啓德未有理會。

砰!砰!砰! 三次槍聲過後,嚴啓德身上出現三個血洞。嚴啓德把菜刀重重擲在地上,搖搖晃晃地站起身來,向前狂奔。眼見他即將衝入人羣,槍聲又響起一次,嚴啓德身子挺了一挺,摔倒在地上。 嚴啓德送院後,已證實傷重不治。

當警員在屋內發現張杏時,她的頸部大動脈中刀被割斷,鮮血流了一地,氣若游絲。「阿德怎麼了?」張杏說完,就嚥了氣。

一九八五年六月十三日,死因法庭研訊嚴啓德及張杏的死因。青山醫院院長出庭作證時表示,嚴啓德於七二年至八三年期間,曾三次因精神分裂,進入青山醫院接受治療。法官其後裁定,嚴啓德是死於合法被殺,而張杏則死於兇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