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3日 星期日

流浮山慘案(1970年)

在綁架案中遇害的曾氏三父子(曾牛、曾炳南、曾早興),均為親台右派蠔民,據悉在綁架事件發生前一年(1969年8月),當地左派分子曾經強迫蠔民參加他們舉辦的「毛澤東思想學習班」,曾炳南當時曾經說過一些不滿的話,事為左派分子所悉,曾炳南於8月4日晚途經坑口村時,遭10多名流氓將其綑綁及毆打,這些流氓擬把曾炳南綁架往華界「勞改」。有村民目擊事件及報警求助,警方人員迅速把曾炳南救出及拉人,有五名左派蠔民(陳啟山、陳汝齊、蘇振高、陳實根、陳耀強)後被控以非法綁架及傷害他人身體罪名。數天後,有數十名華界武裝分子越境闖入流浮山尖鼻咀,向警方抗議,要求釋放被捕五人。最後因曾炳南及五名被捕者於庭上供詞均有矛盾,法庭於8月23日判五名被告無罪釋放。曾牛父子在遇害前兩週,曾接獲左派分子的恐嚇,聲言叫他們「因住」,否則會被綁往共區

1970年9月1日下午5時30分左右,位於華界一批為數約20人的武裝分子,乘坐一艘懸掛五星紅旗的機動漁船,由華界蛇口進入后海灣,再分批轉乘兩艘舢舨,侵入香港流浮山白泥岸邊,用槍指嚇其中8名正在作業的蠔民,迫令他們放下工作,跟他們登上武裝分子的漁船前往共區。其間其中一名蠔民跳水逃走,武裝分子隨即開槍射擊,但終為他逃脫。

當日共有7名蠔民被擄走,附近有數十名蠔民目擊事發經過,但礙於持械民兵人多勢眾,目擊者在武裝分子散去後,始敢前往流浮山警署報案。有蠔民目擊這些武裝分子鳴槍超過廿響。
香港政府於9月2日向中共政府發出照會,警務處處長薛畿輔親自前往流浮山尖鼻咀一帶巡視。

9月18日,流浮山蠔業總會收到一封署名「沙井人民公社蠔業生產大隊」的恐嚇信件,指該會人員「縱容蠔民街坊,不依照毛主席方針去做事,而替港英做事,如果這樣下去,則將來的收場會與曾牛三父子一樣」。該會會長陳泰祥表示,流浮山原本相安無事,在最近十幾年來屢遭華界海盜及武裝分子侵擾,曾經多次向警方、理民府等政府部門反映,但得不到滿意答覆,警方又未能保障當地蠔民的安全,因此這次亦不打算報案。

9月23日,流浮山再遭華界武裝分子侵擾,圖擄劫蠔民,但因潮退未能登岸,蠔民成功逃脫。同日深夜,一艘華界漁船向流浮山報訊指,七名被擄蠔民於沙河遭武裝組織疲勞拷問及公審,其中曾牛三父子已遭槍斃,但消息當時未能證實。

10月6日中午,其中四名蠔民獲釋,他們經警方政治部帶返警署查訊後,回到流浮山白泥家中。他們指在被綁架期間,有武裝分子他們透露,曾牛三父子被禁錮在深圳人民公社的監倉內,中共當局指控曾牛「屢次破壞流浮山之毛澤東思想學習訓練班」及「私自盜竊國家財富」(偷蠔),可能無法返回香港,而其兩名兒子(曾炳南、曾早興)則可望於短期內獲釋。

10月7日,曾牛三父子已被證實遭武裝組織殺害,其中曾牛當場遭武裝分子槍殺,長子曾炳南被割掌挖腸生劏,次子曾早興受重傷,在禁錮期間不予飲食及治理而歿。港府表示,在9月2日與中共的照會當中,中華人民共和國於翌日答覆稱曾牛三父子「於糾纏中受傷致死,並被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但沒有交待死因。元朗理民府當日向曾家證實此一消息,指三曾已在中國大陸火化及安葬。

據獲釋者憶述,曾牛於被綁架當日,曾試圖跳海逃走,但遭武裝分子槍擊,子彈射中曾牛左脇,繼而被拖返船上,曾炳南遭武裝分子以船槳拍打,曾早興則被拖至載有其餘四名蠔民的另一艘舢舨上。武裝分子眼見曾牛繼續掙扎,再向曾牛胸前開槍,把曾牛射殺。曾炳南眼見父親被殺,與武裝分子展開怒海生死鬥,惟單人無法與武裝分子較量,曾炳南左胸遭槍擊,另一持有刺刀步槍之武裝分子用力捅了曾炳南一刀,鮮血如泉湧出。當時船隻仍在英界后海灣水域,曾炳南遭武裝分子割去兩隻手掌,後被生劏腹部,其腸臟被武裝分子挖出及拋往海中餵魚。

曾中興目睹父親遭射殺及長兄遭生劏後,悲慟欲絕,後被武裝分子押往沙頭墟禁錮,最終失救死亡。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最初計劃由四名獲釋蠔民把曾牛等屍首運返香港,抬到流浮山警署門前示威,但遭當地蠔民反對,而改為火化及安葬於沙頭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