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3日 星期日

西環富商浮屍案(1969年)

一九六九年十一月三十日,下一時零七分,警方接到報告,指西環海面發生裹包藏屍案,死者是失蹤了一天的香港富商古月。

警察聞訊到場調查,除驗屍體,亦在於海邊的一部房車上找尋線索。由於該部房車是死者的座駕,在出事前由死者駕走,但部房車為何會在海邊出現,卻實在耐人尋味。如依常理推測,兇手在殺人之後,再用死者所駕的車,將屍體運到海邊拋棄,那麼,發現屍體的,就不是第一現場。

揭發這宗兇案的是古月的親人,當日早上十時,一名神秘人致電古家,說古月已浮屍西環海面,叫他們前往收屍。古月的家人以他整夜未歸,於是前往西環海面查看,果然找到古月的屍體及座駕,於是報警。那人為何要打電話給古家呢?如果那人要毀屍滅跡的話,屍體愈遲發現,對那人愈有利,為何他要打電話給古家人,叫他們去找尋屍體呢?

古月一名生意上的朋友曾某,對警員說,在命案發生後,有一名可疑男子到公司找他。
曾某口中所說的可疑男子就是苗德英,阿英說在十一月二十九日下午,古月在一間餐廳將一張面額四千元的支票給他。當他拿支票往銀行兌現時,銀行稱戶口存款不足,他與發票的曾某聯絡。曾某認為事有可疑,因古月知道他的戶口存款不足,應承在一星期後才將支票兌現,按道理,古月不會將支票給阿英,而且,四千元並不是一個小數目。

警員聽了曾某的陳述,認為事有可疑,翌日就在曾某的辦公室,等阿英到來。阿英表現得十分鎮定,說古月每月都給他三百元作學費,那張支票,是古月給他的一年學費。阿英表示,十一月二十九日下午四時半,他與古月見面時,收到那張面額四千元支票。警員即時提出証據,指古月在當天六時半後才離開辦公室,之前一直沒有外出,又怎會與阿英見面。而且,在當晚八時半至九時一段時間,有人看見阿英與一名男子在中環一間餐廳飲酒,至十一時才離去。

至於藏屍用的麻包袋,警員又查出是阿英在西環一間店舖購得的,而大道中一間洗衣店職員,亦認出苗德英曾在十二月三十日上午,將一件染有血跡的衣服交予洗衣店洗滌。

在警員的緊緊壓迫下,阿英終於承認殺人,並供出另一名從犯李仔。阿英說,他在後借了古月五千元,古月追債,才動殺機。他先將古月誘到西環寓所,與先埋伏的李仔合力將古月擊殺,放入麻包袋,用木頭車推到海邊,掉下海中。其後他們將古月的房車駛到海邊,想令人誤以為該車是運屍工具。當門及為何致電古月家中告知死訊時,阿英說與古月一場朋友,不想他死後沒有人替他收屍。

五月十五日,高院栽定阿英謀殺古月罪名成立,判處死刑。從犯李仔誤殺罪名成立,判監四年半。阿英其後不服上訴,並稱因古月雞姦他,令他的身心大受打擊,雖然多番逃避,但仍不能擺脫。案發當日,古月迫他就範,他錯手把對方殺死。雖然法醫官湯明力証阿英肛門的傷口,是由長頸瓶造成,但該案在同年九月,發還高院重審時,判阿英誤殺罪名,判監四年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