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3日 星期日

土瓜灣炮仗街明月大廈10樓姦殺案(1974年)

一九七四年五月二十五日,一名就讀中學的十七歲姓龔少女於放學後獨自逗留家中,卻遇上當年曾經哄動一時的「飛天凴蟧」爬水渠潛入屋內行劫,並被先姦後殺。龔女除父母外,尚有一兄及一姊,由於父親於坪洲經營五金廠,遂偕同其兄長雙雙居於坪洲,而其姊亦因為出嫁遷出,剩下龔母與幼女一同居於九龍土瓜灣炮仗街一幢大廈。龔母每周總有兩、三天到坪洲小住,與丈夫及兒子共聚天倫,而龔女因要上學的關係,遂獨自一人留在九龍寓所,豈料卻遭逢厄運,慘被姦殺。兇徒犯案後雖未有即時被捕,卻在翌年因為涉犯多宗姦劫及爆竊案而被判終身監禁。雖然兇徒要在獄中度過餘生,惟因他對少女被殺案一直三緘其口,且證據不足,當年的陪審團退庭商議達十二小時,更打破當時審理案件的時間紀錄,但最終還是裁定被告謀殺龔女之罪名不成立,令龔女未能雪恨,而此案亦成為一宗懸而未破的奇案。

這宗長達三十年的懸案,卻在二○○四年有了戲劇性的發展。一名已在赤柱監獄服刑達二十多年的終身監禁囚犯,竟突然去信警務處處長李明逵,承認於七四年時,將龔女先姦後殺的真正兇手正是其人。當年這名屢犯入屋爆竊及姦劫案的李姓犯人,被冠以「飛天凴蟧」之名,在一九七五年因犯事落網,被解上法庭受審。當年的主審法官奧干拿了解案情後,曾形容他為極度危險人物,需要與社會長期隔離,遂將他判以極刑,囚禁終身。雖然他最後要在獄中度過餘生,卻因為當年對姦殺龔女的案件矢口否認,而令他內疚不已,及後在宗教的影響下,終令他在多年後將殺害龔女的經過和盤托出,令這宗轟動一時的姦殺案終於水落石出,而龔女亦總算沉冤得雪。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